12月1日 星期一

今天問了J一個我相信連大家都很難抉擇的問題,我問她:「妳會如何取捨該不該把自己的寶貝狗進行安樂死?」

這是個很主觀的問題。

但是目前的我遇到的狀況,我想終有快要、快要接近那一步吧。

「若是她看起來好像很痛苦的樣子,我想我應該就會進行那最後一步吧。」
「嗯嗯。」
「妳知道我在寵物相關的地方工作,經常看到有些狗都生病了,而且還不是只有一種病,但就是主人硬要他們活在這世界上,所以他們還要受很多病痛的苦,我看了也很不忍心。」
「我懂妳的意思。」

J這麼一說,我就想起我之前看到小寶貝那麼病弱的樣子還要面對打針、抽血、吃藥,那時我就覺得我是個自私的人。

接下來我又問了J,若她換作是我,遇到了這種狀況她會怎麼做。

J向來是個做事井然有序,凡事都會先計畫好且心思細膩的人,於是我想問她,突如其來遇到這種狀況她會怎做。

她說,她會打電話去獸醫公會請他們轉介專科醫師,也說會打電話詢問那些專門飼養吉娃娃的專家。對於她的想法,我也覺得有道理,於是在我和J交談完後,我隨即上網查了一下獸醫公會的相關資料,然後我分別寫信給了台灣台北縣與台中獸醫公會單位。

中午時間,和同事們一起進餐,在席間,我問了她們自私不自私的問題,部分同事們她們都有養狗,一遇到這類的問題,她們也頓時語塞不知該怎回答。

我想,這真的是個難題,不管是要面對還是要逃避,都需要勇氣來執行。





因為感冒的關係今天下午整個人精神與身體倍感疲累,我想感冒和哭過後罪惡感與此時我的鼻腔裡的感覺是一樣沉重吧。近期小寶貝這件事和感冒的事情全都搞在一起,讓我感覺經歷了很多令人深刻的日子。

越是掙扎,越被困住。
越是期望,越是失落。
越是罪惡懺悔,越是得不到同等救贖。





每天除了想像小寶貝會在哪種情況下離開這世界之餘,在我無法看顧她的時候,她早已在我腦海死了不下千百次了。上班時擔心,睡覺也在擔心,一早起來也擔心,下班後回家路途中也會擔心。

以前還沒生病時,一下班回到家,她會立即到樓梯口搖著尾巴迎接我,現在生病了,可能體力弱,也可能是因為天氣也冷了或是沒有Ninja引導,感覺她的敏銳度沒有以前好,都要等到我回到家後打開燈,她才瞇瞇的睜開眼睛後慢慢的走到我身邊找我。

明天我們要去複診,我一想到又要面對令人恐懼的數據報告,我的壓力大到下午差點在廁所裡哭。




『流星群』鬼束千尋的歌聲,也在此刻讓我想大哭,因為她的歌聲很溫暖,聽起來像是在拍拍我肩膀、摸摸我的頭跟我說加油。

流星群







我相信那一定是老天爺給我的Good Sign

我是個喜歡看天空的人,昨天下班時,就早已看見幽暗天空上有兩顆星並列著,今天下班的時候我依舊抬起頭往同個方向望去,兩顆星依舊在同個位置綻放光芒,但是兩顆星下方多了一道上弦月陪伴,我當時連想起那是個上天給我的笑臉,是一個Good Sign。

於是我打電話給在東北角的L,叫他抬頭看看天空有無跟我看到一樣的笑臉。

晚上在家時,我看小寶貝的樣子好像非常虛弱,她的手腳肉球與耳朵摸起來都發冷了,我拿起了吹風機溫柔的慢慢吹許久,漸漸地,看見她溫暖的樣子又想起那上天的笑臉,在我心底有些許小小幸福的意味。


創作者介紹

亞美將AmiJan

亞美將‧a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