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Talking Bar Life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Talking Bar Life

 

(五)

 

做我們Talking Bar這行的人個性必須要很活潑開朗,當然也必須要很愛說話或很愛喝酒,不然長期待在這種逼自己跟陌生人講話、喝酒的環境裡,不是你逼死客人,就是客人逼死你。當然也不是每個客人都愛聊天,假如當我們遇到的客人不喜歡說話,為了不要有太多沉默的尷尬氣氛,我們就要一直發問問題,就算問到已經問到他祖宗是哪從哪偷渡來,彼此都不知道該怎麼接話時,那麼我們Talking Girl就會開始說說自己的故事,反正Talking Girl心知肚明像這類的客人他們喜歡保有秘密,不喜歡說太多自己的事,所以我們也不會一直去問他們的事情,況且當我們說自己生活中無關緊要的大小垃圾事,他們也都會很捧場的聆聽。另外避免客人覺得我們聊天都在鬼打牆之餘,當我們和客人聊到十分鐘、二十分鐘時,Talking Girl會在吧台內互換位置和其他客人聊天,這樣如此一來也可以避免跟同一個客人話不投機的尷尬狀況。

我非常喜歡遇見喜歡聊天的客人,就算是滔滔不絕說自己有多厲害、生活多豐富之類的經驗也不會覺得討厭,因為我很喜歡聽人講故事,當我聽著他們說故事的同時,時不時地自己也會被他們說的故事內容逗得笑開懷。

我想應該就是在這種歡樂的場合裡又能自在的喝酒,我經常很有感覺的越來越喜歡這種行業,不會被客人吃豆腐,每個客人都對你很禮貌,當他們說故事的時候,會發現他們的眼睛會發亮,尤其是在敘述某件有趣的事情,還會比手畫腳表演給你看,但做這工作重點中的重點就是我自己可以很開心每天喝到酒啦。

可是喝酒也會遇到一種突發狀況,像是有時候阿秀或小玉心情不好的時候,酒也都會喝多而酒醉,我就會叫她們誰輪流到樓上的沙發休息一下,樓下就交給其它兩人來看顧就可以,反正老闆又不常來(其實根本沒在來,跟大姨媽一樣通常是一個月來一次而已),不過這種突發狀況也不常發生,只是比較危險擔心的是喝醉下班還要騎車回家這件事,不過通常我們真的喝掛倒是不會急著回家,會在樓上休息等天亮才回家。

是說有些熟客可能是常常找某位Talking Girl服務,所以我們自己看到若是某位客人進門,我們都會主動說:「ㄟ,那個誰,客人來囉,妳去招呼吧。」

像是我們店裡有個常客,捲髮中年男子,身材相當瘦,兩頰凹陷,他叫阿正,職業是黑道,為什麼是黑道,因為有一晚當時店內差不多坐滿七成,他自己一進來就自動找了個空位坐下來。

「阿秀,阿正來了。」我說。

亞美將‧a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Talking Bar Life

 

(四)

 

這間店共有三個『Talking Girl』一個叫阿秀,一個叫小玉,另一個叫小優,就是我,像是電影台灣版的《女郎俱樂部》只差不能在台語歌的音樂節奏跳上吧台熱舞一下,不過雖然來店的客人數量沒有電影中那麼熱鬧擁擠,但是只要一個晚上超過有三個人進來這家店,我們就會忙死,於是在不要讓阿秀覺得我又蠢又笨的狀況下,我真的有把上進心放在這個工作上。

阿秀一開始教我認識吧台內鏡子牆上的那一大堆酒,什麼名字、怎麼唸,搭配哪種果汁就可以變什麼酒,怎麼用盎司杯盛酒、盛果汁計算容量之類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教我。

通常這裡的客人大多都是十點以後才會上門,只要趁還沒有客人進門,阿秀都會叫我調一杯調酒給她喝,她說這是調酒的考試。

「妳調一杯螺絲起子給我喝看看。」阿秀說。

「喔,好!」我說。

對我來說『螺絲起子』是最簡單不過的調酒了,只需要柳橙汁加伏特加就好,真的好Eazy啊!

亞美將‧a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Talking Bar Life

 

(三)

 

當我跟人家說我在做什麼工作時,每個人第一句話反問我:「什麼是Talking Bar?」

Talking Bar顧名思義就是聊天酒吧,這樣的聊天酒吧有分很多種,有做黑的跟清白,大家對黑的定義大概都是類似什麼陪摸、陪睡、陪生小孩的…,唉呀,反正就是那些很情色的事就對了,但我說的黑不是指那種,是指『業績』啦,小姐為了達到每個月的業績就會使出很多招數讓客人用著想掏老二的衝動掏錢出來買酒,然後業績達到後,小姐就可以領很多錢。

在這種男歡女愛的情感糾結下,這全都是你情我願啊,在Talking Bar工作這段日子裡,我倒是沒看過新聞上常報導說某某某給了多少錢、禮物、房子、汽車…等又跟對方要回來的丟臉事。這裡的客人經常會邀約出去玩或吃飯,三不五時會送禮物…等,但實在從沒聽說過給出去的東西會另外討回去。

做客人的要嘛就一開始裝窮、裝摳,不要在那說自己心軟掏錢出來給對方,然後還要對方做些你期望的某些事。反正,船過水無痕,不開心的過去事就讓他過去吧。若一直想著對方如何辜負你,到後來會發現你耿耿於懷的不是對那個人的依戀而是對那些錢捨不得才是真正原因吧。

話說回來所謂的清白的Talking Bar則是像我們這種,規規矩矩的聊天酒吧,只要會做基本家事就可以進來這種行業工作。這工作只需要陪客人聊天、唱歌、喝酒,如果你不會喝也沒關係,客人不會逼你喝,若你被逼著喝的話,我們有黑道背景的老闆就會出來管事。這裡環境很一般,燈光稍微暗了一些,但還不至於烏漆麻黑的像做特殊情色行業,所以根本不會覺得有什麼情色,而我猜想又或許可能是Talking Girl沒有很正,才不會讓客人惹事生非吧。

Talking Bar樣式其實也沒有什麼變化,有的是會在店內設長型的吧台,客人坐高腳椅,我們Talking Girl站的陪聊(請想像涮涮鍋的樣子)。也有一種Talking Bar是一般常見矮桌子,Talking Girl視店內客人人數情況坐著陪聊、喝酒。

我很慶幸自己是一個在什麼環境下都能生存的人,這樣的生存的能力對我來說很不賴,因為接觸這行業後沒多久我就習慣了這種生活,覺得陪客人聊天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而且進來Talking Bar這裡的人幾乎什麼人都有。而且也非常適合懶惰的我,不用掃什麼一樓二樓,老闆一天到晚跟本不在店裡,幾個女生在店裡面想喝什麼酒就自己調什麼酒來喝,於是用著這樣的輕鬆心態我反而把每個進門的客人都當作是朋友般在聊天。

當生意不好的時候,我也會叫我幾個晚上無聊沒地方去的朋友來找我,陪我打發上班無聊時間。


亞美將‧a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Talking Bar Life

 

(二)


現在隨便翻開報紙就有一堆夜生活相關職業在登尋人啟事,大概是跟餐廳服務生一樣那麼多吧,但條件大多都講明要滿十八歲才能應徵。而說到『
Talking Bar』是需要滿十八歲才能做,但我只有十六歲,要如何在這種充滿年齡限制對我來說是大人的地方工作呢?

未滿十八歲是一件很討厭的事情,不能考駕照就不能騎摩托車,不能騎摩托車就代表騎車看到警察都得閃,不能在這種聲色場所工作的,不能在夜裡恣意遊蕩,因為警方又老是在半夜抓未滿十八歲的人回警局,說什麼叫做春安計畫,我就被抓過兩次,話說回來那我該怎麼在這種地方上班呢?

為了這件事情,我煩惱了一下子,突然想起有個同學叫小優,她大我五歲,我跟她借了身分證,她很豪爽二話不說就拿出身分證借我。

當小優答應說要借我身分證後,我馬上撥了電話到FTalking Bar

FTalking Bar』你好。」電話那頭是一個操著原住民口音的女生。

「喂,請問還有在應徵吧台嗎?」我問。

「喔,有啊,我們老闆現在在這裡,妳現在可以過來面試嗎?」她問。

亞美將‧a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Talking Bar Life

 

(一)

 

現在就讀高中一年級夜校,這時的我不知道腦袋怎麼了,看著幾個在學校就讀時交情甚好的同學們深怕被留級而開始一一辦理休學手續,我竟也像被催眠般的跟著跑去辦理休學手續。

這一次休學我並沒有跟家人討論,我用著告知的態度、心意已決的使命表示我要休學,我家人在一開始有稍微反抗一下,但我口才很好,用了兩個理由來說服我家人,沒想到他們就相信而隨便我了。

理由一:是說與其被留級,不如休息一年重新來過。

理由二:趁著休學這一年好好的打工賺錢存將來的學費。

這波休學潮很壯觀,我們大概有十來位同學同時辦理休學。其實就讀夜校的同班同學有好幾個都是年紀比我大,但他們理智線比我們堅強不易斷,並沒有和我們一起瞎起鬨休學,

「我也好想跟你們休學喔,可是我不能休學,因為我哥說我休學要把我腿打斷。」小優說。

亞美將‧a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