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2日 星期六

面對醫生的專業與判斷力,我自問自己,是選擇相信還是選擇質疑?

今天換了家評價不錯的C醫院,不知道那裡醫生有沒看出我哭了一夜的紅腫眼,我抱著她,告訴櫃檯小姐說我是初診,櫃檯小姐要我填寫一些資料。
後來一位女醫生跑過來問我:「看診了沒?」
「還沒。」
「她怎麼了?」
「我之前在我們家巷口看的醫生說她體內肝臟中毒,內臟出血,昨晚驗出來的指數都是亂的,那醫生叫我今天早晚帶去打針,我還沒去那,想說先過來這裡。」
後來,女醫生說要抽她的血做一次檢驗。
抽完血要等一會兒,我抱著小寶貝顫抖的小身體在旁邊等著檢驗報告。
女醫生看到了白血球指數爆衝到六萬多,臉色凝重,跑來問我一些相關的問題:「家裡有沒有老鼠藥?」、「有沒有帶到草皮上?」、「有沒有驗心絲蟲?」、「在之前有沒有打過什麼針?」後來我說打過墮胎針後,她隨即和其中醫院內的男醫生討論後,那名男醫生跑來跟我說:「是荷爾蒙中毒,她的骨髓再生功能受損了…等一下再驗一次是不是不能再生,確認是的話,就是荷爾蒙中毒。」

又是等待。
我的臉當下看起來很焦慮吧,我想。

「確定是不能再生了。」男醫師篤定的說,隨後又繼續說:「以前這種病沒得醫,狗通常就是等死,現在就是給她吃藥,看她對這要的反應如何,妳明天還是得帶她來這裡抽血看指數。」



※在還沒知道是荷爾蒙中毒時,我一直以為是我一個星期前噴了除塵螨清潔液的問題,我很納悶,打墮胎針是巷口那醫生打的,為什麼他沒跟我說會有這種後遺/併發症呢?※





昨天晚上,看著指數都變得亂七八糟時,我邊聽Y醫院的蔡醫師說明解釋就已經開始流淚,蔡醫師說她需要住院,早晚要打針,我當下馬上拒絕,我寧願辛苦一些,早晚帶她去,也不願把她放在冰冷的獸醫院裡,後來抱著她離開獸醫院的時候,天空下著非常細小到不用撐傘的雨,我還是打開雨傘努力把自己的頭壓在傘下,我抱著她邊哭邊走回家,一到家後,我發現自己好像不能呼吸,當下有種哭到想吐的感覺,我開始深呼吸,告訴自己要冷靜、要冷靜,後來我把她從包包領出來,我趴在地上開始放聲大哭,她像是知道我為什麼哭跑到我身上試著舔我淚水叫我別哭的安慰我,我一直對她說著:『對不起、對不起…』她越這樣安慰我,我越是哭到不能自己。

後來不知道哭了多久,我哭累了,看她捲臥在我的肚子上休息著,我打電話給小鄧,小鄧聲音聽起來精神奕奕,我一聽到小鄧的聲音就跟著大哭,我想小鄧應該也嚇到了。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
「小寶貝情況變糟了。」
「醫生說她還有沒有得救?」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
「要堅強啊!先不要哭,明天帶她去看別間醫院,聽聽別的醫生怎麼說。」
「可是這樣她還得要打針受罪…」
「盡妳能力帶她去看醫生啊,如果到最後沒辦法治好,至少妳也為她努力過了啊!哎喲,看妳這樣,妳以後都不要給我養狗了!」
和小鄧掛上電話後,我又開始大哭,摸著小寶貝一直說對不起、對不起。

看著她身體一天比一天脆弱,我的自責一天比一天沉重,雖然此時她還活著,但我的內心卻也讓我因為看見她顯得更加痛苦。

我多麼捨不得她身體與治療的病痛,我多麼想永遠把她擁在懷中,我想替她承受那些痛,我想再回到從前,好多事情我都想回到從前。在還沒發現病症以前,我一直以為她在降臨在我的生命中是幸運的、幸福的,但我發現我錯了,太自以為了,因為我沒有把她照顧好,才會讓她現在如此難過。

晚上睡覺時,我睡得並不安穩,我醒來的時候就會摸她一下,深怕她閉上眼就不醒來,我更害怕觸碰她的時候,她早已失去體溫死去。

要我這樣承受提心吊膽好痛苦,好難受。

「加油啊!」我不斷在小寶貝耳邊輕聲說著。
「對不起。」我哭著對小寶貝說了好幾次。

我們不需要去責怪誰,我知道是我的問題,沒有必要去責難誰來讓自己好過些,就算在這個時候,有不小心口氣差,相信我,我並沒有好受過。

小寶貝,真的希望妳快快好起來,我想要和妳一起活到老,加油,小寶貝。

這些天下來直到昨天,我一直很勇敢都沒有哭,但我想我再也承受不住那些醫生對我說明檢驗報告的結果,我一直哭,一直哭…壓抑不住想哭的情緒,我不斷地的祈求奇蹟快點出現。

奇蹟,祢在哪?我知道祢很忙,但祢可有聽到我的呼喊,請祢快來降林在小寶貝身上,好嗎?
創作者介紹

亞美將‧a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