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8日 星期一

明天要複診,今天下雨,心情上感覺沒有很好。

可能是緊張又加上陰鬱天氣的關係吧。

之前替小寶貝做的雞肉排,我包上保鮮膜還沒有丟掉,今天L打開冰箱看到,直接跟我說:「連我看了都不想吃。」說的令我有些不好意思。當下,我沒有否認也沒承認,雖然我愛煮東西,但我知道我的手藝還不夠好。









12月9日 星期二

病情沒有好轉,只有『等待』。
是等待死亡還是等待重生?我也不知道。
今早,看醫生前,在家餵她吃完早餐和藥後,她吐了。
我想一定是藥很難吃,那種吞藥的噁心味道令她反胃吧。這一回的藥聞起來比較苦,雖然放了很多糖漿,但是看她一直被我強迫灌藥,便覺得她的配合也令我覺得更加不捨。

我發現她的肚子一直咕嚕叫,還滿大聲響的,不曉得是肚子痛還是肚子餓。

整個早上我不知道在心神不寧什麼的,我也想要有積極正面的想法,但是現階段很難,很多很多不同的想法,都來不及思考就又浮現另一種想法在腦中,快速反覆畫面與自言自語,我分不清楚時間快或慢。

我有種想等弟弟去當兵,搬去跟小鄧住,想要靠自己力量,總是在有些時候感受到原來還是靠自己比較妥當的感覺,與其等別人給你溫暖,倒不如自己在漆黑中爬起來打開窗戶,自己給自己溫暖。

眼皮仍舊一直跳不停,壓力大,什麼是真,什麼是假,什麼是最現在我最需要的,好像也變得不是那麼重要了。

今天S醫生說,目前紅血球、血小板都在正常值上下,但小寶貝的白血球還是很低,目前不適合開刀(結紮),如果硬要開刀是怕因為白血球過低容易感染到其他病症,而我也跟S醫生提到小寶貝飲食狀況的問題。

S醫生說,我可以去買一些南瓜、白菜、肉片,天氣冷吃火鍋的時候可以算涮一些給小寶貝吃吃看,白菜裡有纖維,可以幫助小寶貝排便。

我告訴S醫生,現在肉片她不吃,水果也吃到有些都不吃了。連S醫生都覺得她怎麼那麼挑嘴,我聊了一下以前Ninja在家的時候,小寶貝很變態,她都會等Ninja吃完,然後自己再慢慢的吃,等到貪嘴的Ninja要偷襲她的食物時,小寶貝就會衝過去攻擊Ninja。

我的Ninja是什麼都吃,超級好餵,吃和玩是他人生中經常煩惱抉擇的事物。
我的小寶貝是什麼都好玩,玩比吃重要。

回到正題,S醫生說,兩週後再複診,兩週後複診就把抗生素暫緩停止,還提醒我不要再迷糊把藥忘了冰起來。S醫生翻看小寶貝的陰部,仍是有發情的狀態,S醫生算了下小寶貝年齡,發情期來太早,認為小寶貝子宮方面有先天問題。

在醫院等待時,旁邊有些人,我搞不清楚她們是在等醫生看診還是怎樣,聊天聊的很大聲很吵,感覺好像不是帶寵物來看病,好像是她們三姑六婆聚會,講話一個比一個大聲,聊著寵物衣服哪裡買,寵物曾經在哪看病,寵物都吃哪家飼料…。

雖然討論的話題都是跟自己心愛寵物有關,但是我想也沒必要讓整條走道上都充斥聊天內容的聲音吧!

會來這家醫院看病都是因為寵物有重大疾病,帶寵物來這看診,心情就已經夠不好了,聽到那些吵雜聲,讓心情冷靜的時刻都沒辦法。

我更討厭的是,坐在旁邊的路人問我的小寶貝生什麼病。

我討厭解釋,一再而再的解釋。
因為我講了一個答案,對方必定會接下來問原因。

重點是有個路人問我:『血友病會有什麼症狀啊?』

當時我的怒火心中燒吶。

我耐住性子的大概形容一下,她聽完後還蹦蹦跳跳的走到她男朋友旁邊笑著聊別的事情。

這算什麼?刺探完別人的病情後,轉頭離去好像剛才沒有發問過問題似的。

雖然在那當下我不需要別人的關切與安慰,但是當你內心沒有想要真正的去關切與安慰時,可不可讓別人安安靜靜的渡過那些分鐘呢。









12月10日 星期三

今天把飼料磨了粉,我混了雞肉泥與熱水,她吃的很開心。

太好了,我鬆了一大口氣。

原來她一天得吃一罐半的雞肉泥,現在改成一天一罐,我想日後再來漸漸地遞減雞肉泥的量。









12月11日 星期四


感覺小寶貝活動力有比以往好。

工作上變得好忙碌。
蠟燭兩頭燒,不過我覺得很充實,可以讓我暫時忘卻其他不該煩惱的事情。










12月12日 星期五

小寶貝的便便情況越來越好囉。

S醫生提過,飼料泡軟的話有些纖維沒辦法容易切斷,若打成粉再加水混合會比較好處理。

果然是飼料粉的功勞。

小寶貝很聰明,睡前會去大小便,然後再回到床上和我一起睡。
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那麼聰明的狗啊!









12月13日 星期六

感覺小寶貝的體力好像有逐漸變好的趨勢哩。

因為她自己會去咬小黃熊啾啾到我身旁,要求我丟給她撿,還希望我跟她一起拉小黃熊啾啾。

倒是以前見了會發狂啃的羊骨頭,不怎麼感興趣哩。







(坐姿很可愛)


12月15日 星期一

小鄧都會打電話關心我跟小寶貝。

她也告訴我她會好好照顧自己和Ninja叫我不要太擔心他們。
小鄧還說要煮麻油雞給我,我跟她說吃素,目前不能吃肉。

每回和小鄧掛上電話前,她總會跟我說:「她會沒事的。」








12月23日 星期二

我請L陪我帶小寶貝一起去複診。
L坐在診療間外頭等著,我帶著小寶貝進去聽S醫生的診療寶貝。

S醫生發現小寶貝的陰部有綠色膿液體,建議這兩天一定要開刀,拖不得。

S醫生說:「剛剛抽血的時候,我們助理有幫Aki擠出很多膿,她現在可是膿滋滋,妳有打算要在哪開刀嗎?」
「都可以,在這裡開也行。」我說。

後來她當我的面打了幾通電話給其他外科醫生,敲了很多時間,外科醫生的手術都滿了,我隱約得知電話那頭的人告訴她,可以找急診的外科醫師,但S醫生婉拒了。(原因為何,我知道,在這不便說明。)

後來S醫生介紹我去C診所找L醫生開刀,原本預計L醫生在下午兩點有個狗關節開刀的手術,後來取消了,我剛好可以安插時間進去開刀。

S醫生一樣在我面前打電話去那診所找L醫生,因為小寶貝有血液方面問題的關係,還特地交代L醫生希望手術能迅速與縮短時間。S醫生寫了一張今日抽血檢驗指數的報告表,並在報告表上註明該用什麼抗生素(新款)。

我和L先帶小寶貝回家上廁所、休息,然後下午就帶小寶貝去C醫院開刀。
在開刀前,C診所的人拿了張同意書要我簽名,然後再告知我今天的費用,整個費用算下來9850台幣(還不包括在T醫院快兩千元台幣費用),簽完名後,我就抱小寶貝上樓。

開完刀,L醫生推了紅熱燈到我旁邊,他希望我抱著小寶貝,然後問我們要不要看他取出什麼東西。我和L輪流抱著小寶貝也輪流看了小寶貝的子宮與卵巢。

「正常的卵巢就像樣…」他指著像米粒大小的卵巢,「不正常的就是右邊這一顆,比左邊腫大。」
「嗯。」

「子宮也是不正常的,正常來說應該只有這樣…」他夾起來比劃一下「可是她卻大出一倍長度,所以她應該是先天子宮方面就不正常。」

「嗯。」除了回答嗯,我不知道還能回答什麼。看了那血肉之物,不覺得噁心可怕,反而覺得很心疼,我猜想,就是這個東西讓小寶貝身體那麼痛苦不自在吧。

L醫生說,一週後回來拆線,並交代我一些該注意的事項。說實在的,我是個問題很多的人,我也很怕我的糊塗性格會讓小寶貝痛苦,所以我問了很多問題以防在今晚照顧中出現什麼萬一。

(開刀隔天的線)
(隔天體力跟精神都如預期中好)


開刀隔天,L醫生也有特地打電話來關心,很溫暖;看見小寶貝的體力變好,我更覺得是子宮讓她之前很不舒服,覺得小寶貝病好轉,我內心著實的跟著感動起來。

接下來小寶貝生病日誌會暫停寫,不過我還是會拍照來做紀錄。藉此,誠摯的感謝眾朋友、網友們的祝福,非常感激,一切盡在不言中。:)


創作者介紹

亞美將‧a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