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8日 星期五

小寶貝早上通常沒什麼食慾,當然除了零食以外。

昨天給了住在多倫多朋友J藥名,她說她要去問問她獸醫這類的情況,今天跟J聊了一下,原來她沒搞清楚小寶貝真正病因,皮下出血當然有很多種可能,但是她不知道是打墮胎針引起的問題,所以她也沒跟她的獸醫聊到這重點。

寶貝們能吃什麼?不能吃什麼?雖然網路上有很多這類的資訊,但消息來源比較沒有根據且大多說法不一,我反而會害怕那些資料。於是今天我問了J,她有一個寶貝臘腸,叫Limo,她放棄了在電視台輕鬆薪水又不錯的工作,目前在做寵物相關工作,於是我請她開了一些什麼食物能吃與不能吃的清單。

今年她回台灣的時候也順便帶了些肉桂口味餅乾給我的寶貝們,家裡兩隻寶貝都相當捧場也很喜歡。這回我特地向她請教關於狗食譜的問題,因為她有空的時候會去做一些狗能吃的蛋糕與餅乾,所以在料理方面經驗比我豐富許多。

我又告訴她,我把小寶貝放在家裡的玩具都丟掉了(因為我一開始以為是我噴環境整潔劑造成生病原因,所以就把那被噴過的玩具給全丟掉),她說玩具一定要買,不然她會很無聊,於是我把一個拍賣網站網址傳給她,問她若她想買的話她會買哪些。

J挑了四樣玩具,我四樣都買了,我特地寫信給賣家,請賣家明天把貨送到,我希望小寶貝看到這些玩具會喜歡。



今天左邊眼皮一直跳,跟我當初發現病情前的徵兆一樣,我一直說服自己應該是沒睡好還是過度哭泣造成的原因,只是每當它一跳,我的心就會跟著緊張揪一下。



同事人都很好,會互相加油打氣,連離職的同事也一樣關心,他們讓我感受到實質溫暖與關懷。





晚上,我又大哭一場,剛剛才和小鄧掛上電話。我哭著告訴她:『只有妳跟L是我講話最多的人。』後來我幾乎都在聽小鄧說話,自己在電話這頭一直拼命掉眼淚。

「妳就盡妳的能力好好陪她走完最後這些日子。」

小鄧越這樣說,我的眼淚越沒辦法停止掉下。

「是我害了她…如果她想繼續活下去,但都是因為我帶她去打針造成她不得不離開這世界呢?」

我滿腦子想著,那是我做了決定才會造成現在的狀況,因為她沒辦法抗拒被打針這件事。

我把所有的錯都歸咎在自己身上。

我告訴小鄧:「她有時候都會跳開我身上,跑到一個地方看著遠處或是窩在一個地方,我怎麼叫也叫不來。」

「對啦,那就是她在等人來接她啦!妳就好好照顧她,陪她走完最後這些日子,以前小白也是一樣啊,我一直餵他吃寶路,後來還不是發生了寶路吃死很多寵物,我那時也在想我這樣餵他吃,我也害了小白啊!但是想一想,小白走了,他帶來讓我看待人生另一種態度啊,也許妳的小寶貝生來這世界,就是要妳去學什麼或體認些什麼事啊。」

「嗯…」

「我知道妳現在很難受,任何想法是不是都是負面的?」

「嗯…」

「這是憂鬱症啊,妳這個時期一定要撐過去,知不知道?如果妳想找人說話,半夜或是任何時間都可以打給我,只要妳想找人講話,都可以打給我。」

「嗯…」

因為以前小鄧在阿嬤過世後,她憂鬱症犯的嚴重,即使我也不能想像阿嬷已經離開人世間的事實,做為一個女兒,在那時候,要把堅強拿來當媽媽的肩膀,我這麼一路鼓勵她過來,好多年下來,我半夜從不曾關機也不曾把音量關小,就因為害怕她想找人說話找不到人,也害怕她發生什麼事情而沒接到通知電話,現在小鄧這麼鼓勵我,我反而哭的更兇。

「妳有空的時候去買些湯冰在冰箱,現在天氣那麼冷,晚上想喝些熱湯就可以熱來喝,喝一喝熱湯,心情上也會跟著轉變。」

「我等下哭一哭就會去睡了…」

「哎呀,這樣抱著悲傷睡覺不好啊…」

好好的痛哭一場後不是繼續痛哭就次倒頭大睡,不然在三更半夜能做什麼呢?

後來跟小鄧掛上電話,我又獨自一人號啕大哭起來,我把這一星期憋住哭的情緒全都釋放出在這個夜晚。
我有太多、太多、太多的捨不得與自責,我也曾想過,自己的捨不得會不會讓小寶貝更加痛苦的活在這世界上?而我這般不想讓她離我遠去的想法,是不是就是自私?是不是硬要她活下去是自以為的理所當然?





小寶貝經常很累的樣子,所以大多時間幾乎都在睡。
真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帶兩隻一起去玩樂,拍下他們快樂奔跑的模樣。

創作者介紹

亞美將‧a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