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幾回,當他醉得痛苦的時候,泡好的茶總沒人在恰當時機喝下,有時候等不到他的時,我會去喝它一口,濃且很苦,我讓自己清楚記住這當下味覺,……


我以為把房子弄得一切有條不紊他就可以習慣這樣的模式,當他有一天對眼前模式依賴了,他就可以跟我安定下來。

整理好的房子,總是耐心的等著他來訪,每一回他的出現像個驚嘆號,但他從來沒有表示過什麼,好像我與房子的存在是理所當然,剛開始我不以為意甚至還認為那對我是種甜蜜。

很多事情,等待不一定就會有結果,我的枕邊依舊留著他的空間,即使他沒有每天報到,我神經質般地整弄著之前去歐洲買回來的Pierre Balmain,然後微笑地聞著他殘留下的氣味入睡,什麼也不想多想,這應該就是愛吧。

好幾回,當他醉得痛苦的時候,泡好的茶總沒人在恰當時機喝下,有時候等不到他的時,我會去喝它一口,濃且很苦,我讓自己清楚記住這當下味覺,然後若無其事的把泡開的茶葉堆與茶水倒入廚房洗手台。

早晨,他仍舊睡得酣甜,我因工作關係必須要先出門,桌上我會放著食物,但他沒有一次動過,當我傍晚回家看著他留在桌上的字條,我總是特意收在冰箱旁的抽屜裡,直到現在那些字條還靜靜地躺在那嘲笑我的愚昧。

只要我在家,我一定把陽台的燈打亮,因為我想讓他在突如其來的時候知道我人在不在屋內,最近,陽台的燈泡像是在鬧脾氣的宣示罷工,時滅時亮,我想這樣也好,有時候算得精準還不如讓老天爺來決定。

我不知道他哪時會來找我,我不知道他會不會喝醉在哪個人的懷裡,我不知道我的門鈴是不是故障了,我不知道我陽台上的燈泡對他有沒有意義,我不知道自己的電話是不是有他打來的未接來電……。

我胡思亂想的推測他會不會來找我的事情,我曾用心做著等待這件事情,一開始是幸福的,那幸福是曾經我以為被我緊握在掌心的溫度,後來發現是我把幸福看在眼前太簡單了。

忘了向誰訴過說,等待是件最殘忍的事,等了這些時間,不知為什麼,我突然醒了,彷彿一切很不應該的等待都變成了是種無謂的束縛,恨你,是我在這段感情一開始醒來的能做的事,我哭了好久,也把房子弄亂,冷眼看著那些茶葉散落滿地,我不想再去在乎他會不會來找我,因此我把自己悶了好些時間。

我經常回想我和他之間,若是沒有緣份,我想我們當初也不會走在一起,他也不會有機會爬上我的床,而我也不會一直想要攻下他的心房,現在我不給他機會,也等於主動斬斷了這份感情,那我們會不會就可以從此交接點平靜走向各自的路線上?

無關命中注定,我獨自走了過來,在那段癡傻愛他的時光,沒有自尊我不覺得痛苦什麼,也不覺得浪費了什麼,那種自以為沉溺在愛情中的長長短短讓我麻痺執著,卻也是化為我轉變力量。

現在面對這般情感已經成長的我,只想說聲謝謝你,讓我看清我有另一個面,你也有另一個面,這世界還有另一個面,如果那時沒有這番痛苦難熬過,現在我也不願乞求你經常補償給我的那點關懷,至少從那刻開始,我把自尊與命中注定給分開了。


※本文同步刊登於MSN女性時尚頻道「戀愛心情」之「幸福記事簿」專欄※





Bread - If
創作者介紹

亞美將‧a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