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ing Bar Life

 

(二)


現在隨便翻開報紙就有一堆夜生活相關職業在登尋人啟事,大概是跟餐廳服務生一樣那麼多吧,但條件大多都講明要滿十八歲才能應徵。而說到『
Talking Bar』是需要滿十八歲才能做,但我只有十六歲,要如何在這種充滿年齡限制對我來說是大人的地方工作呢?

未滿十八歲是一件很討厭的事情,不能考駕照就不能騎摩托車,不能騎摩托車就代表騎車看到警察都得閃,不能在這種聲色場所工作的,不能在夜裡恣意遊蕩,因為警方又老是在半夜抓未滿十八歲的人回警局,說什麼叫做春安計畫,我就被抓過兩次,話說回來那我該怎麼在這種地方上班呢?

為了這件事情,我煩惱了一下子,突然想起有個同學叫小優,她大我五歲,我跟她借了身分證,她很豪爽二話不說就拿出身分證借我。

當小優答應說要借我身分證後,我馬上撥了電話到FTalking Bar

FTalking Bar』你好。」電話那頭是一個操著原住民口音的女生。

「喂,請問還有在應徵吧台嗎?」我問。

「喔,有啊,我們老闆現在在這裡,妳現在可以過來面試嗎?」她問。

「喔,好,那我現在馬上過去。」我說。

說完急忙掛上電話就騎著紅色Dio摩托車去位在高雄市中心FTalking Bar』。

這台紅色Dio摩托車是我媽簽了六合彩中了七萬多給我分紅買來的,當時購買的理由是可以騎車去上下學,夜校騎車很正常,因為很多人都是超齡去讀夜校,警察也不會特地抓夜校生麻煩,除了偶爾幾次他們都會出現在學校某個路線,但大多都是站在路邊聊天,沒有很認真在抓。

我騎車向來就很快,從我家騎車到FTalking Bar』大約只需要花十來分鐘吧。一騎到FTalking Bar』門口,它外頭都是半黑色玻璃,看不清楚裡面長什麼樣子,但是隱約能夠看到從半黑玻璃透出來的閃爍的光線。我把摩托車停在門口,感覺像什麼都不怕的模樣進入這間店。

這間店內是窄長型的空間,有個長長的吧台,有兩台電視是專門放客人點歌的錄影帶,這個時間還沒有客人上門,但有一個看起來頗有年紀可以當我媽媽的阿姨坐在櫃檯內。

「我是剛剛打電話過來說要應徵的人。」我說。

坐在櫃台內的阿姨抬頭看了我一下便站起來,問了我一堆問題,妳會不會調酒?妳會不會喝酒?妳會不會唱歌?妳有沒有做過類似的工作?我一概都說不會,但我願意學習之類的努力向上屁話,這時突然覺得要是在學校課業上我也能充滿如此戰鬥力我媽應該會感動到哭吧。

這天晚上在面試過程非常簡單快速,我懷疑這間店很缺人,否則不會叫我這頭金髮,身材豐腴,長相又不好看的人隔天馬上上班,隔天我就帶著小優借我的身分證影本交給公司。

上班時間是晚上八點到凌晨四點,需要『站在吧台內』陪客人喝酒或唱歌,喝酒的話看自己想喝什麼或是客人請你喝什麼都好,把客人按奈好,他們會給的小費,但要公投在小費箱不能私自獨吞,每個月再把存的小費平均分到薪資裡。在這間店的左上方有個監視器,我覺得就算獨吞也不會被發現,那個監視器感覺像是放心安的。

這工作跟酒精有關係,酒量不好根本沒辦法做長久啊,還好這裡的客人並不大方,不會經常請你喝酒,而且我們沒有業績壓力,根本不需要拱客人一直開酒請自己來衝業績,光是這點就比外面要拼酒拼業績才能加薪的工作輕鬆多了。

第一晚我穿了件合身的短上衣與短褲,只畫了眉毛,連妝都沒有化,因為也不懂怎麼化,反正想說人到再說。我很準時七點五十幾分就出現在門口,阿秀她騎著摩托車剛好和我同時抵達,她沒等機車熄火就先用電動遙控器打開鐵捲門。

鐵捲門全打開後,阿秀入內打開店內的燈、冷氣之類,並笑著向我介紹:「我叫阿秀,妳叫什麼?」她家鄉在屏東,是個皮膚黝黑有原住民濃厚口音,身材高挑很辣,該有的突出的地方都有,留著一頭烏黑長捲髮。

「我叫小優。」我也笑著回答。

她很親切的帶領我怎麼上班,教我吧台內的瓶瓶罐罐、器具…等怎麼擺置,然後拿出檸檬怎麼切成檸檬角,沒錯,我就是連一個檸檬該怎麼切都不知道人,接著把前一晚靜置在漂白水的抹布洗一洗,擰乾後平鋪在哪個位置,最後盤點吧台牆壁上的烈酒,看看哪些需要補貨的,記下來馬上打給酒商補貨。

這時沒多久另一個匆忙跑進來的女生趕著打卡,她叫小玉,皮膚白皙,身材皮包骨,眼睛不笑時就很細長像在微笑,留著一頭棕色長髮,聲音有活力但有點沙啞,我猜她的沙啞應該是抽菸跟喝酒影響的吧。

「妳今天又遲到了…」阿秀說。

「這個月還有十分鐘可以遲到啊。」小玉說。

我們一個月有三十分鐘可以緩衝遲到時間,超過公司給我們的緩衝時間的話,往三十分鐘中後推,遲到十分鐘扣一百,半小時五百,一小時就一千。接著
阿秀簡單介紹我和小玉認識後,繼續整理手邊的事情,她的手一邊做事,嘴巴一邊說該怎麼調酒、跟客人應對之類的話題,不過還好頭腦清楚的我,很快都記下來她說的話,心裡得意這種生活對我來說其實根本不難。教了這些有的沒的大約半小時後沒多久,電動門一開有個男客人進來,他自己熟門熟路的找了個位置坐下來。

「妳先在旁邊看怎麼做,慢慢來,別緊張。」阿秀說。

她跟男客人打招呼問他今天要喝什麼,男客人說要琴湯尼,在旁的我看阿秀手腳俐落的拿長杯加冰塊後,再加我看不懂的白色透明的酒,後來我才知道那叫琴酒,接著倒入通寧水再丟入一個檸檬角,最後將調酒放在男客人面前那片反覆使用過的海尼根杯墊上。

接著越來越多男客人進來,幾乎全都是一個人,而且好像都是常常光顧,沒三兩下長長的吧台竟然好像有坐滿的錯覺。這些男客人一坐下來就自動點酒、看歌本接著就開始唱歌。我模仿阿秀應對客人的態度,輕柔的問客人要喝什麼酒,假如是點啤酒的話,我只需要會使用開瓶器就可以不用麻煩到阿秀,但若是點調酒的話可能就要請阿秀做。

這時我正幫一位客人清理桌面,突然間背後有人一直叫『小優』,叫很多次,叫到我覺得這個人怎麼那麼煩,而且還在心裡反問這個小優為什麼都不回話,正當我皺著眉用著不耐煩的表情轉頭過去…

天啊,是小玉在叫我。

真是糗斃了,我根本不習慣自己用別人的名字生活,一時之間不知道我自己是叫『小優』在討生活,完全忘了原來我是十六歲借用別人的身分證來上班,而她們正以為我是那個二十一歲的『小優』啊。

我很擔心小玉會不會以為我是重聽,她叫了大概有十遍以上我都沒反應。我在心裡反覆跟自己確認一件事,那就是從現在開始,我要謹記自己我叫『小優』,『小優』就是我,我一定要小心一點,否則就會被揪出來我未滿十八歲這件事。

《待____續》

 





創作者介紹

亞美將AmiJan

亞美將‧a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