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5日 星期二

一早還是向公司請假,早早起床弄小寶貝的早餐。

在出發的路上,我仍舊抱持著樂觀態度,L陪我帶著小寶貝到C醫院進行例行公事的抽血檢驗。

到那時,我的心情依舊在等待檢驗時忐忑不安,我告訴L:「你今天跟我來,終於能夠體會到我之前那種等待報告的心情吧。」

話說完,隨即看到一名女子抱著一隻拉布拉多進來醫院,仔細一看拉布拉多的左眼爆出來,畫面非常驚人,直到現在那情景還是記憶猶新。

我看到後,馬上別過頭去,拉布拉多就被抱到手術室,雖然那手術室有大大的透明窗,由於我坐的位置角度關係,我沒辦法看到裡面的情況,所以我並沒有很注意手術室裡的一舉一動。

當我和L正在討論小寶貝的事情時,我看見一個醫生從後面的門拿出了一個大紙箱,上面寫著某某園單位,我一看到就覺得不妙了,那隻狗走了,當我又繼續和L討論紙箱上的單位時,我對面一位米克斯犬的阿姨哭了,她邊哭邊叫著獸醫院裡的一個小姐。
「小姐、小姐。」她轉頭對對裡面叫了幾聲,其中一個小姐看她。
「我的藥好了沒?我要拿藥。」
小姐拿了她的要藥給她時,阿姨的手又比著手術室裡,說不出話卻一直哭、一直哭。
那小姐也哽咽起來,因為她知道阿姨在說什麼,跟著對阿姨點點頭,阿姨拿著手中面紙頻頻拭淚,哭的唏哩嘩拉。
我看在眼底,我的眼睛也跟著熱了起來,我想那阿姨一方面一定是看到了那隻拉布拉多死去,然後又想像自己的米克斯犬死去的情景才會哭成那樣,因為當時我流下眼淚的理由就是如此。

在那幾分鐘內,小小沒幾坪的獸醫院充滿了悲傷的氣氛。

後來裡面看起來經驗較久的醫生走近我,坐在我旁邊。
「目前看來她的恢復指數沒有很好,今天我們再換一種藥試試看,因為她的骨髓還是沒有再生功能。」
「如果到最後確定不能再生的話呢?」我問。
「如果如果到最後確定不能再生的話,我想這就很悲觀了。」

悲觀。
聽到這個負面詞彙,我又開始有想大哭的衝動,但當下我忍著,我跟醫生拿完藥,謝謝醫生後,趕緊離開那氣氛低迷的獸醫院。

在回家的路上,L騎車,我們一路都沒講話,我在摩托車後座抱著小寶貝,然後我在我的全罩式安全帽與口罩底下開始大哭了起來。

我的腦海中充斥著很多奇怪的畫面,抱著冰冷的屍體、抱著不見具體的骨灰、抱著留有小寶貝味道的衣物…,我沒辦法停止我的胡思亂想,也沒辦法忘記剛剛醫生說的話,眼淚更沒辦法停下來。







後來帶小寶貝回家休息一會兒,我和L討論後,決定要帶小寶貝去公司S同事介紹的Z醫院,沒多久,我們趕在預約十一點半前到達Z醫院。

「小姐,昨天我有打電話來說要拿報告給院長看…」
「鄧小姐對不對?」
「嗯。」
「您先填一下資料。」

填完資料沒多久後,院長就出來了,看了我的資料後,詢問我的情況。

「我可以從頭跟你講一次情況嗎?」我問。
「好啊。」

於是我把從第一家打針到第二家的過程,非常詳細的告訴院長,還拿出了從第二家開始看病的好幾頁檢驗報告。

「聽妳這麼一說,很像是打那墮胎針的問題,不過我這裡專門是看心臟的,但妳的問題應該是要看血液科,我可以幫妳問問T醫院血液科醫生今天有沒有看診。」

院長轉身拿起電話撥了電話號碼邊跟我說:「不過我不知道她今天有沒有看診…」

「是這樣的,這裡有個從C醫院過來的寵物,我剛聽他們說的情況像是打墮胎針引起的…嗯……對…但不是轉診,是他們自己過來的……對,嗯……,好…拿加掛單嗎?嗯…,好,謝謝。」院長對電話那頭的人說明了我去的目的,沒多久他掛上電話。
「你們現在去T醫院血液科,找位S醫生,她只看到中午,所以到那記得跟她拿加掛單。」
「謝謝、謝謝。」我正準備要拿錢給院長。
「不用了,沒關係。」院長說。







到達T醫院時,發現還有好多隻狗都還沒看病。
我跟S醫生說明我是Z醫院的院長介紹過來的鄧小姐,S醫生開了張加掛單給我,我拿到櫃檯辦理看診手續。

辦理好手續後,看著人來人往的人與寵物,我和L都沒講話。
坐在我身旁的小姐是帶著柯基犬,她是個親切的小姐,她一度想跟我聊我家小寶貝的病情,我卻故意避開了話題。

後來那小姐的母親回到位置上,看見了小寶貝,興奮的跟我說:「我們家也是養吉娃娃的耶,怎麼妳們家的那麼小一隻,好小喔,我可不可以抱?」

我同意後,她抱起了小寶貝,對著她女兒說:「真的好小喔!這應該是迷你的吧,跟我們家比真的差很多耶…哎呀,她怎麼那麼愛舔人啊?她舌頭好白喔…」

是啊,身體沒血,也不能造血,當然舌頭都變成沒有血色的淡粉紅色了啊!

過一會兒,有個獸醫助理出來問我一些問題,我一樣的把第一間到剛剛那間Z醫院的過程都說給她聽。
「妳知道他們打什麼針嗎?」
「不知道…」
「好,那我可能會打電話去問那兩家醫院,妳除了C醫院的檢驗單,還有Y醫院的電話嗎?」
我翻了翻包包的側邊口袋,剛好有之前看診的掛號證,那小姐在C醫院的檢驗單背面抄下電話號碼。
「妳打去問他們的話,他們會不會覺得我不尊重他們專業的判斷?」我擔心的問。
「嗯,其實還好耶,因為我打去只是想了解他們用過什麼藥,然後我們就會避掉開那些藥。」

那獸醫助理說的也對。
都什麼時候了,我還在CARE這種事情,現在想想,我當時真是夠了。

我一直待到小寶貝抽血完才離開T醫院,留下L聽檢驗報告,自己先坐計程車上班。

上班時,依舊抽空去拜菩薩,祈求祂保佑小寶貝,也告訴祂希望早日可以把大寶貝接回家裡住。







晚上下班後決定跟L去找小鄧,順便看看我的大寶貝,去小鄧家的路上,L大約跟我說了一下S醫生的診斷。

S醫生看了那些檢驗報告,證實是打那兩針墮胎針引起的問題,她也表示有點驚訝為什麼Y醫院的醫生打針前沒有先告知有這種風險,不過後來聽L說,當下S醫生還是有替Y醫院的醫生說一些話(是用比較婉轉的方式來敘述),畢竟他們都是同科系的學生出身的。

S醫生又說,擔心她有子宮蓄膿,若是現在這個時刻有子宮蓄膿的話,那情況就變得更麻煩了。

在我還沒養母狗時,已經有很多朋友告訴過我,一定要帶母狗去結紮,不然日後有子宮蓄膿危害性命的機會。

是啊,這些都是早知道,但『早知道』千金難買。

今天在T醫院共花費三千多,我看明細,發現裡面有住院押金這筆項目,後來L解釋,S醫生建議小寶貝要先辦理入住院手續,怕她有發現新的出血斑要立即送醫住院輸血。

所以S醫生特別交代,要避免碰撞以免體內出血造成新的出血斑,也要暫時把兩隻隔離,這也是避免大寶貝在跟小寶貝玩耍時發生意外。

我們到了小鄧家,一看到大寶貝,大寶貝開心的在沙發上又跑又跳,我抱著大寶貝又親、又抱、又捏來表達我對他的思念。

在和小鄧閒聊中,她對著Ninja說:「你看都是你害小寶貝的。」然後看著我問:「到底是誰的錯啊?」
「大家都有錯。」我搶著回答,又繼續說:「Ninja有錯;我帶小寶貝去打針有錯;在我一直要帶牠們其中一個去結紮時,L總說結紮再緩緩,他也有錯;醫生在打針前也沒特地說明有風險也有錯…」

但事實已定,追究誰的錯也無法挽回健康的身體,也回不去之前平靜的幸福時光。





親愛的小寶貝:
今天跑了那麼多地方,妳感覺一定很累吧?
小寶貝,不要怕,我會陪妳到永遠。

創作者介紹

亞美將AmiJan

亞美將‧a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xmen
  • 祝福小寶貝
  • 謝謝夾克大佬!

    亞美將‧amijan 於 2008/12/04 09:06 回覆

  • eileen700824
  • 好捨不得喔...
    光看網誌 我就覺得很心疼
    大家都有自己的寶貝~
    即使他只是寵物 仍是自己最愛的寶貝

    加油~你要加油 小寶貝也要加油
    祝福你們~
  • 謝謝你的留言,我們會加油的。
    請繼續幫我們祈福,干溫。

    亞美將‧amijan 於 2008/12/04 14:20 回覆

  • kinkikids600
  • 小寶貝加油
  • 嗯。我跟小寶貝都會加油的。
    謝謝妳。:)

    亞美將‧amijan 於 2008/12/04 14:2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