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 愛情的抉擇】


 



假如沒有邪惡的推理,一直相信單純的美好,那麼我們要怎麼面對那些困難與挫折?




『邪惡』是靈感來源,也是突破現有思維與身心成長必經之路,我們若沒錯誤的判斷便不會有經驗來告訴自己下一個判斷是對或錯。

前些天跟了幾位已婚也生小孩的女性朋友們吃飯聊天,當然話題不免牽扯到最近的偷情新聞,我胡扯了一些只有在電視劇裡才會出現的情節,這幾位已婚婦女們臉上表情除了顯得訝異還露出了不相信的表情。

你挺對人了嗎?

她們一致相信這位第三者很可憐,錯的是這個男人,他不應該怎樣又怎樣……,總之千錯萬錯都是這個男人,依我這樣聽來的觀感,我發現大家都是挺這位第三者。

我只能說,這真是難得的女性情義相挺啊。

我當然認為這個男人有錯,但也不代表這個第三者、大老婆都沒錯啊,只是當我跳脫故事之外,我認為這些人都是各懷鬼胎啊,尤其是這位第三者非常成功締造出『我很可憐、請同情我』的形象令我驚嘆不已,甚至還會爭取到了不少婦女支持票。

至於說到邪惡的部分,我想要大概解釋一下為什麼我會這麼說,我和不少朋友(尤其是已經結婚生小孩的)討論到某些社會事件上的新聞,大多時候我的解釋都是邪惡的(至少是比那些朋友邪惡),因為我總是覺得很多事情不是一個人說了算數,有可能躲在鏡頭後不說話的人才是可怕的,但也有可能喜歡站在大眾前解釋的人是更可怕的,然而大多數人都只相信眼前鏡頭所呈現出的形象,於是這些人便可以這麼輕鬆地操控電視機前觀眾的觀感。

每次回想令大家討論的沒完沒了的社會事件,當我們相信了一個人的說法後,是不是後面又來了一個新推翻的說法,而且每一個故事結構令這些觀眾瞠目結舌,我甚至揣測第三者過沒多久會不會就出一本書。(請大家回想每次有啥大新聞後,哪個人不都是這樣出書或上遍各大節目訴苦)

這,怎麼能叫我不邪惡呢?

假如沒有邪惡的推理,一直相信單純的美好,那麼我們要怎麼面對那些困難與挫折?當我們以為這樣天真相信,愛情就該是兩人世界,完美幸福無人可破壞的童話,然而當我們遇見了童話故事中可惡的壞人時,我們就只能站在原處任人宰割嗎?難道一點反擊的念頭或能力都沒有?

有時候我不得不佩服這些人的單純,堅定相信自己所相信,活在自己所相信的世界裡,不容許他人負面、邪惡的揣測,只因為他們都認為『那是不可能的』、『我是最純真的』,這也就是所謂的人們只想聽自己想聽的話。

或許他們是對的,但我始終認為許多判斷都是來自於經驗,然而經驗累積能夠讓你下一回的判斷正確(或推翻),如果沒有邪惡,我又怎麼能夠證明哪些是純真,而我是錯誤的,對吧?

由此可見,一般大眾並不會用著像戲劇般方式過活,真正能夠行為能力一致的人都會被視為超人,因為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想的、說的比做的多,表面積極正面勇敢,內心卻是膽小懦弱無助。


適時地邪惡揣測,保護、捍衛自己愛情人生

很多時候,這些善良的人總會說『以合為貴』,然後在遇到事件後就把自己變成受害者,卻忘了自己有反擊的能力,其實這些反擊的動作並不是為了輸贏,而是為了自己,當一個曾經愛你的人,不再愛你還繼續傷害你,把你吃的死死,你一人演獨角戲又有誰能真正替你抱不平?

每個人都有反擊的能力,只是有分輕重,但就是因為自己仁慈顯得無助又不願接受現實的模樣,才會讓更多人以為其他人就是好欺負,所以就一直欺負下去。

邪惡不是罪或錯,要適時地存有邪惡的揣測,才能知道怎麼保護自己、捍衛自己的愛情人生。






創作者介紹

亞美將AmiJan

亞美將‧a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