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 甜蜜與禁忌的情話】





另一個他不在時的寂寞感,總會不經意的流露出來,其實誰都可以克服孤單,誰都想要習慣孤單...


我遇見了一個人,這個人是我生命中意外的訪客,我知道我可以假裝意外、不小心的出軌,但是我沒有……。

他不止一回在我耳邊邀我回他的住處,當然,我聽的很高興,身體有極大的意願想和他回去,只是當你告訴自己,太過聽信身體的直覺容易傷害到其他人,於是我只當這是酒酣耳熱一時意亂情迷的醉話。

對他的好感其實不比另一個人差,自己也在清醒的時候,分析過兩人的差異性、優缺點,若問我誰勝出,當然是老是沒有一刻正經的他,這樣的性格是人人都愛,但無法讓人永久信任是主因。

他們不認識彼此,但卻很有默契的從沒碰過面,我也不想去套其中誰的話,認不認識某某某,原來的他是給予我百分百的信任,我也藉由這份信任因而讓靈魂稍稍離家出走一會兒。

我相信我的靈魂可以回到他身邊的,只是不是現在,只要別故意拆穿,我一定可以再回到原來他的身邊,很多美好幸福是假象的,需要兩方特意維持才能長久顯現在別人眼前。

另一個他不在時的寂寞感,總會不經意的流露出來,其實誰都可以克服孤單,誰都想要習慣孤單,只是不知道怎麼搞,看著牆上的鐘分秒的流逝,眼看即將午夜,我的靈魂越是焦躁不安。

以為這一夜可以平淡度過的自己,總在最後一刻破功,不安於室的靈魂告訴自己:『走吧走吧,到外面看一下他在幹嘛又不會怎麼樣……。』於是我最後還是加入了朋友的聚會,也因為如此,我才會一直流連忘返與他的糢糊的半透明的地帶。

一開始見著他,並不會刻意坐在他身旁,我只會假裝和隔壁的朋友熱絡閒聊,沒多久便會發現他正游移到身邊來,這種態度與動作相當自然,從沒任何朋友提起過這樣景象,但我對他有感覺,所以我當下對他的行為舉止特別敏感。

每次碰面,我都以為我會向他投降,但總沒被他或自己得逞,不是他的情話不夠吸引,而是當我快下陷入的同時,不知為何另一個他的臉龐就會活生生出現我腦海裡,曾幾何時我也思考過我自身的問題,是我道德感太重?還是我分明是個色大膽小的女子?怎麼總會在最後一刻給兩人互動踩煞車?

這男人總說我太愛掃興,又自以為给了自己臺階說我是個愛挑逗他人的女人,儘管他怎麼分析我的心態,我真正內心仍舊混亂不已無法做出什麼瀟灑的決定。

我說我單純喜歡他的聲音,喜歡他在我耳邊的悄悄話, 我享受被擁抱的滋味、依靠的感覺、甜蜜的情話、刺激的禁忌,喜歡意外事件下的當下刺激感,但不想有太多事後對誰的修補或是愧疚,那讓人覺得麻煩。

在一個給予我時間、空間、自由的情況下,我能夠這樣在愛情與遊戲之間往返,我何必又要去沾染不必要的爛攤子攬在自己身上呢?到底誰是聰明,誰是傻瓜,又何必要分的那麼清楚呢?有些事情不一定真要做,對我而言,我比較想要能保有那份感覺的權利。

我和他的關係永遠都只是一個在時間軸上無法對齊的數字……。



※本文同步刊登於MSN女性時尚頻道「戀愛心情」之「幸福記事簿」專欄








創作者介紹

亞美將AmiJan

亞美將‧a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