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我接下來要說的事件是不是算「艷遇」,但是我的確是在那一刻心動了,
甚至有種可以拋下一切,看那對象想幹嘛我就跟他幹嘛的心態。(可惜我的電力瓦
數不夠。)

流星花園漫畫怎麼翻或是dvd不斷地重複看,一期一會的的畫面跟劇情總是不變的
呈現在那裡,而我的一期一會,永遠只能存在我的腦裡,成為我心底偶而緬懷的甜
蜜小心事。

至今回想起來,仍然還記得他的長相,尤其是他整齊潔白的牙齒與燦爛的笑容,最
令我難忘。

從來沒出過國,後來做了幾工作,存了不小筆的錢,我開始對工作有倦怠,在那當
下長期居住在國外的好朋友一直鼓吹我去找她,於是被想放長假的慾念給沖昏頭,
我二話不說,工作立即辭去,沒多久後就這樣帶了一個大大的空皮箱離開台灣了。

和朋友碰面後心情很開心,每天果然就像在渡假,外國人不管男人或女人,一個個
就是像模特兒般顯眼,不時地讓我覺得自己好似活在模特兒國家,幸福洋溢。

我和他遇見的那個季節是夏天,他是個泛舟教練,我們幾個好朋友一起去了魁北克
偏僻地區,打算在那露營一星期,然後再排幾天去感受在異地泛舟的樂趣。

那時候我們一群人開六人座休旅車,一路從多倫多、渥太華、蒙特婁邊開邊玩,當
我們到了魁北克,開進露營那一大塊區域,當時已經晚上八點了,天空還有些許著
亮度,一時迷了路找不到正確地址,而且在那裡空曠無比,想要找個人問都有點困
難,而且在那裡的人幾乎都是說法文的,就算英文很厲害也是沒幫到半點忙。

後來我們打算返回原來的路線,靠著模糊的路標,慢慢找到了露營的地點,眼前有
個外國人,我們把車駛近他,向他詢問露營名稱,他反問我們是不是原本七點該到
達的人,我們一致都說對,他露出漂亮的牙齒說:「哈囉每一個人,我叫Marx歡迎
你們!」他爽朗的態度讓我當時對他產生好感,但我事後想起,可能是他那一口白
牙閃到我了。

半夜我睡不著,我拿了啤酒跑到河邊一邊看星星一邊喝啤酒,浩瀚的星空在我眼前,
我永遠分不清楚什麼大熊星、小熊星,但我一直看到像杓子形狀的星星掛在天空中。

正當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時候…
「其他人呢?」Marx突然在我身後問。
「你嚇到我了!」
「對不起。」
「要喝啤酒?」我拿了另一瓶給他。
「謝了!」他接過啤酒。
「你知道那七顆星叫什麼名字嗎?」我將手舉向天空,指著好像快垂降到地球表面
的星星。
「小熊星座。」
「哦…原來…」
「有沒有看到最亮的那一顆?」他比著天空。
「那一顆嗎?」我跟著比那方向,我們身體靠了更近。
「嗯,那顆就是北極星。」他笑著說。
我聞到了肥皂味,雖然不怎麼特別,但我卻聞得心跳雀躍。

我在台灣工作那幾年也順便利用下班的時間去學了一些英文,但在台灣一直遲遲派不
上用場,這個時候我股起勇氣跟他聊天,他問我從哪個國家來,做什麼工作、喜歡什
麼…等問題,後來換他說起自己的事情,我才發現原來他早已在這裡住幾個星期了。

只有每年暑假他會來這個地方兼職,他說他喜歡大自然,又熱愛水上運動,而且還可
以遇到很多不同地方來的人,後來他就笑著說:「你們就是其中一群!」

當他說出那句話,又看著我這麼笑著的時候,我的心確實被觸電一下了,天殺的笑容,
今天殺了我好幾次,我也因為那笑容死了好幾回,而我甘之如飴吶。

後來那一星期裡,我們經常約在晚上一起喝酒、看星星,在離開前的那一晚我們交換
了聯絡方式,我告訴他隨時歡迎他來台灣找我,而他則是客氣的也許搞不好哪一天會
跑到台灣找我。

很可惜的是,我們那幾天的相處,基於理智下,並不能讓我們立刻陷入熱戀,而我時
常在想,如果我那時有豹子膽,我猜想我應該會主動找他接吻吧。

如果是這樣,該有多好呢,結局一定不一樣吧,那幾晚睡覺的時候,有這麼偷偷想過,
就連回了台灣後我仍然常常這麼想。

之後不曉得是我們誰把聯絡方式弄丟或是抄錯,我寫給他的E-MAIL,他沒有回覆過,
而我也從未收過他的寄來的E-MAIL,總之我們倆就是互斷了音訊。

最近當我翻出他的照片在看的時候,除了想著不曉得在地球另一端的他過的如何?也會
想起當時他每一次的笑容與笑聲,還有在泛舟時的英勇姿態。

不過,到目前為止我仍深深相信他的笑容一定不變,依舊迷人閃耀。





※本文同步刊登於MSN女性時尚頻道「戀愛心情」之「幸福記事簿」專欄



創作者介紹

亞美將AmiJan

亞美將‧a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ling
  • Can I ask you one question?
    How do you identify love and like?
  • 我很難分辨愛與喜歡,說真的。
    但我相信在愛之前往往都需要先喜歡。
    如果不喜歡也就不會到達愛的地步,
    我承認自己是一個很瘋狂的人,我可以因為崇拜然後愛上一個人,
    即使對對方什麼都不了解的狀況下。

    不過還好,我還有理智可以控制一下自己的思緒。
    我剛剛又想到,當你喜歡一個人的時候,還不會完全犧牲奉獻,
    但當你愛上一個人的時候,你才會無可救藥的犧牲奉獻。
    不知道說了這麼多,有沒有給你解答。

    亞美將‧amijan 於 2008/02/12 16:48 回覆

  • hkuh
  • 這種思念很特別.....
  • 既難得又特別,卻又不是別人可以擁有的。
    雖然這故事是真假各半,但我還真後悔當下沒拍下關於那個教練的照片。

    亞美將‧amijan 於 2008/02/12 16:49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